以太坊未来价格预测

曾子芙:大山外面的遙遠和無限

AI讀新聞 2019-12-03 15:08 來源:昭通創作


曾子芙     90后,云南省作家協會會員,現為首都師范大學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在讀研究生。


翻開浙江少兒出版社近出版的兒童文學作品《比天空更遠》,剛看到開頭幾章,就不由自主地把它和姜戎的《狼圖騰》聯想到一起,兩部作品都是和收養野生動物有關的故事,同樣都和少數民族文化里的動物文化有關,同樣都涉及到少數民族文化風俗,都對少數民族的遠古信仰和現代文明間的沖突進行探尋。而繼續往下看,會發現《比天空更遠》和《狼圖騰》兩部小說討論的是完全不一樣的議題,《狼圖騰》講的是一個入侵和沖突的故事,從外來者的視角切入里面暗含了諸多帶有痛感的隱喻,格調較為沉重落腳放在了現代化過程中,自然關系要如何良性處理上。而《比天空更遠》則是以內部人視角,即從少數民族自身,用少數民族孩子天真爛漫的視角,來講述少數民族如何從封閉落后的深山夷苦蕎地走出來,試探性的與外界逐漸融合的故事,《比天空更遠》中的動物描寫只是它展示歷史、人性文化由頭它牽涉到更為廣闊的人和人、人和歷史、民族與歷史的關系。小說除了具有豐富的彝族特色和西南邊陲神秘地域特色,語言上又都沾著新時代樸素的泥土氣息,字里行間還透著鮮活清新的孩子氣,語言短促,基調輕快而明亮

《比天空更遠》篇幅不長,行文富有畫面感,花了幾個小時的時間讀完以后,作者筆下刻畫的西南邊陲大山深處的少數民族村落里的場景:房屋天空、叢林、植被和各種動物,如同電影鏡頭般緩緩呈現在我眼前。小說的線索清晰而流暢主線是彝族少年覺格意外從國民黨隊伍里的連長鄧白嘴的槍下救下了一只小巖鷹,在為小巖鷹療傷的過程中,意外救下了受傷的解放軍鐘皓鐘皓又剛好是在他們彝族部落里成長的一個漢族人。在這個過程中,覺格一邊與國民黨隊伍的人周旋,一邊抽絲剝繭地搜尋到了未見面的父親的線索,在眾多人物背景悉數登場中一波三折表現著民族兒童成長中的生命體驗,也詮釋了自己的民族觀念,弘揚了民族精神小說的敘事成功地塑造了一個善良、勇敢、機智的少數民族少年,少年內心巨大的勇氣是蟄伏的利刃,會給閱讀這本小說的孩子們向上的鼓勵,讓閱讀的小說的孩子也勇敢起來。

伴隨著小說主線故事的環境文本,是以孩子的視角鋪展新中國成立初期少數民族地區特殊的劃時代畫面,彝族從奴隸社會跨越式的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在這個在外人看來極為神奇的戲劇性過程從外界多種因素對民族文化的入侵開始,到對自己民族文化的維護,到最后解放軍的來到。怎樣講述這段歷史?怎樣從兒童的視角貼切地把握住這個特定歷史過程?《比天空更遠》很成功地完成了這項工作,通過它不長的篇幅,像一架高倍望遠鏡一樣,一點一點放大鏡頭,由一個很小的著眼點開始,慢慢讓讀者看到越來越多的東西。從一件收養小鷹的事件出發,層層遞進,以小見大,一個少年的成長經歷,窺見眾多的人物的故事經歷:史薇、鐘皓、承、羅火頭人父親曲木。在翻天覆地的時代變革中,用這些獨特的人物形象渲染出我國西南地區彝族的整體文化形象,讀者從民族生活的細節中了解這段歷史,了解這個民族,也讀者探視到民族生活的嬗變,領略到民族傳統的承揚,也透視了民族關系

一直以來,在少數民族文學的創作中,漢族和少數民族的關系要如何處理?少數民族如何走出大山這些問題是每個作者必須要面對和思考的。不同文化的相互滲透是一個艱難融合過程,在這個逐漸的,融合的過程中,中華民族共同體逐漸一點一點地凝聚起來,有著不同身份背景的人、有著不同的民族文化的人、甚至不同道德觀的人團聚起來凝結成中華民族,這個過程被作者處理得既童趣又深刻,為小讀者提供了清晰生動的歷史畫面。

同時,《比天空更遠》是一部帶有時代重量感的小說,作者營造了一種令小讀者怦然心動的愛與美的氛圍,營造了一種會讓漢語教育環境下成長的兒童讀者感到新奇的畫面如小說中穿插了各種民俗與諺語,透過孩子的視角,讀者會不由自主地被這些巧妙的語言打中心窩,比如孩子們時不時地說出民間俗語:“騎著老鷹唱歌——盡是高調。”、“家人反目,蜜汁也會苦心、朋友和睦,涼水也是美酒。”;以及對彝族少女服飾的細致描寫:有紅纓和朱料做成的雞冠帽,金色的耳環和繡有索瑪花的大襟和黑紅黃三色交相輝映的褶皺裙。以及在整篇小說里都穿插出現的彝族傳統歌謠:《驅魔經》、《指路經》和《除穢經》等。這些都是在現代化都市的日常生活中很難接觸到的東西,這些民族生活場景的生動描述,在畫面中注入了作者鮮明的主體意識,使作品中愛家鄉、愛民族、愛祖國的情感變得具體、豐沛、真摯。

整個故事最開始呈現的是大山深處邊疆少數民族封閉靜止的時空,舒緩的民族生活常態在大山深處悄無聲息的流淌,一切都是平靜的,一年又一年,衰敗的氣象籠罩著群山深壑。這光影靜寂的常態里有著濃得化不開的淡淡的壓迫感,這是一種靜觀其變的寧靜。隨著故事的展開,這樣的寧靜被一點點打破,格覺和史薇,兩個即將長大的彝族孩子,即將面對生活的挑戰。故事的開頭覺格和史薇天真地想象著,為了躲開壞人鄧白嘴等人,他們可以變成一塊大皮氈或是變成兩只老虎。隨著故事的發展,史薇的家庭發生了變化,覺格一點一點獲取到父親的線索,開始慢慢了解到山的外面、天的另一端到底有什么以后,他們的對話表達開始走向成熟,他們內心微細的脆弱裹挾在現實里,不是反省式的,是命運軌跡輕微的顛簸,是成長歷程中脆弱的蛻變,覺格勇敢地和鄧白嘴斗智斗勇,也能穩穩地走上懸崖,也能站起來端起槍保護母親。

可以看出,《比天空更遠》在兒童文學作品中進行一種兼顧作品淡遠而明亮的基調同時也不放棄在創作中進行嚴肅的歷史空間濃郁書寫,這是一種嘗試,同時是一種創作上冒險,在兒童故事的基調純真散漫情節中淡化歷史刀光劍影的民族和階級矛盾沖突,在山地情歌般詩意語言中淡化故事與情節的一波三折,在引人入勝的地域化風情描寫中淡化大眾趣味的閱讀快感。

波瀾壯闊的歷史變革中,覺格成長的過程是循序漸進的,不是波瀾壯闊的,不是驚心動魄的,有隱忍,有退縮,小說作者以自己細心的體察寫出了一個孩子跌跌撞撞的成長過程,文字間體現出對孩子的暖意。無論如何,彝族人頭頂的“天菩薩”會一直存在,會在每一個彝族人的心中,彝族文化里可貴的特質會帶著我們一起奔跑,而在一起奔跑的過程中,作為讀者,我們也慢慢看見,撥云見霧,大山的外面有無限可能性,比天空更遠云散淡,心空曠,五星紅旗飄揚在山崗。



來源:昭通創作

審核:聶學虎   責任編輯:雷娟娟
昭通新聞報料:0870-2158276 昭通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昭通新聞報料:0870-2158276   昭通新聞網,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審核:聶學虎 責任編輯:雷娟娟
標簽 >> 文學 
    以太坊未来价格预测 捷报比分篮球捷报比分篮球 腾讯欢乐麻将免费版 篮球即时比分网 四川德州麻将 竞彩足球北单比分直播 河南打麻将赢法 重庆快乐十分 球探即时指数怎么看 越南河内5分彩开奖结果app 3d绝杀六码 捷报比分直播网. 黑龙江体彩 11选五查询结果 杨方配资 七星江苏麻将外挂 米配资 世界杯比分最悬殊